此心如死水

不用关注我,觉得还可以您就点个赞。谢谢

后知后觉被芭莎日到是怎么回事……
超娇俏软萌的龙哥和浑身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宇哥
这他喵真的不是谈恋爱才有的变化么

碎碎念

“我们这些同他处了多少年的朋友都不觉得什么,你有什么好舍不得的?”

秦洛低头不言语,然而心里自有一番计较。

她本就是刚来此地的新人,同他感情自然不能与旁人朋友兄弟的比。如今通讯发达,朋友兄弟隔三差五能通个电话偶有探访,她呢?一个初来乍到不足半年的小姑娘,他又是已有家室的人,就算坦坦荡荡,有什么名义联系?更何况她本就不是热络主动的人,这一走,山高水远,必然再无联系的可能。不知何时再见,再见又是什么情状呢?无非昔日同僚更陌生罢了。

再则,他走了,必然要来新的领导。像他这样的领导遇到一个已是难得,怎敢奢求一个接一个?新来的领导会陪她一中午一晚上的加班吗?新来的领导会提醒她为人处世该如何么?会对她偶尔的“大不敬”行为不以为意么?新来的领导能和她们这群普通职员混在一起说话调笑吃泡面么?……思及他从前诸多好处,秦洛不禁悲从中来,心情更加黯然。

唉,罢了,从前的好日子都是造化,往后才是常态,夹着尾巴做人吧。


我不一样,我比较关心的是,朱·基本上只在重要节点发自拍·龙为什么今天发自拍了?
今天什么日子?

丑闻(番外)【千竞】

千雪孤鸣有个秘密。

他喜欢他小叔。

千雪孤鸣有个更大的秘密。

他和他小叔是一对同性恋人,牵手拥抱接吻包括之后的全部做过了。

你说这要是被吃瓜群众知道了下巴得惊掉多长时间?

不用猜了,当年两个人在冰岛的接吻照被路人放到微博上之后,半个小时十几万转,评论更是数不清,热搜上整整挂了半个月,掀起了全民高潮。支持的有,反对的有,吃瓜的有,还有借机诈骗的,

“你好,我是孤鸣财团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千雪孤鸣,我和我的小叔恋情被曝光后失去了所有经济来源,你愿意捐点钱给我们吗?”

你瞧瞧,多智障啊!还他喵的真有人信!

拔出萝卜带出泥,连带着孤鸣家族其他大大小小的事儿都在微博上被轮了一遍。

竞日太干净了,从小到大的生活居然挑不出一丝黑点。

千雪大学时期的黑历史都被挖了出来,微博里他和前女友的照片被人截图攻击,说他私生活混乱,更有甚者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他前女友抱着一个孩子的照片,说他始乱终弃,绝世渣男。

还有的说从他和藏镜人,温皇等人的肢体动作中就能看出他是个基佬。指不定他对那些朋友们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呢。

他的好人缘被说成广撒网,他的热心肠被打成别有用心。

甚至吃饭喝水走路,别人都能找到骂他的点。

有粉丝气不过,微博上给他辩解了几句,马上被扣上脑残粉,没底线的帽子。


千雪可冤死了,他只喜欢过他小叔一个男人!他气呼呼的翻着微博对竞日说,“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可恶!他们认识我吗,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好像我杀了他们全家似的,”他点开一个所谓脱粉的回答,

“我是千雪的粉丝,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热心开朗的人,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。以前的真心全都喂狗了,这个人让我恶心。”

“卧槽!我做什么了就让他恶心,这谁啊认识我吗就搁这儿乱说,我让他喜欢了吗?”他气的都从沙发上跳起来了。

竞日拉着他的手,“别看了,那些人那些话不值得你浪费时间浪费情绪,他们所谓的喜欢讨厌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空虚,虚假而肤浅。”


那个路人估计也很懵逼吧,他偶然看见两个年轻英俊的帅哥在绚烂的极光下接吻,这样的极致美景并不多见,他不歧视同性恋,所以把这样的美好记录下来。

世事无常啊,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呢。


丑闻三【千竞】

竞日拨了拨炉里的碳,亮红的火焰蹴然升起。

“马上就会热起来了。”他摘掉手套,重新坐回炕上。

这里的冬天漫长而寒冷,没有空调没有暖器,全靠原始的碳火取暖。

竞日时常手脚冰冷,屋里的碳火不能断,否则就冷的像冰洞。

可他觉得这里很好,尤其是冬天。有时候早上醒来一出门,入眼便是一片琉璃世界。天上地下,房前屋后,全都是白茫茫一片,望不到尽头。天蓝的那么清新,雪白的那么澄澈,就连空气,也清冽的让人神清气爽。

他不忍踩上去破坏这一片洁白。

遇上大雪连天的日子,他便存好足够的碳,把炉火烧的旺旺的,坐在炕上看窗外纷扬的大雪。

这样真好呀,不用看着谁的背影远去而觉得孤独,也不用期待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外。

他早已习惯一个人,即使是和千雪在一起的那两年,他也时常患得患失,得不到时渴望拥有,得到了又害怕失去。他控制不住想独占千雪的心,又害怕这样的龃龉会让千雪厌烦。他想和千雪长相厮守,又害怕总有一天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分离。

可还是甜蜜啊。

他们在芬芳四溢的花房里接吻。千雪揽着他的腰,把他箍的很紧很紧,两个人身体紧贴,气息交缠,空气里还有浓郁花香。

他们在熟睡的小苍狼旁边做爱,千雪趴在他身上,又深又重的磨,他不敢发出声音,只能细细喘气。实在难熬,千雪爬起来去了卫生间,他转头看看睡得人事不知的苍狼,悄悄起身去找千雪。两个人在卫生间里继续未完的情爱。

千雪还在他大哥眼皮底下牵他的手。


当爱已成

“土儿,有没有想舅舅呀?”

“有,妈妈说舅舅是大明星,过年要给我大大大大的红包。”

视频里的小孩子天真烂漫,边说边用手在胸前画一个大大的圆圈。

“土儿,你不是真的想舅舅啊,就是想舅舅的红包,舅舅好伤心啊。”

他边说边用手捂住脸,假装呜呜的哭。

土儿信以为真,急忙摆摆手凑近视频,好像要穿过视频来擦舅舅脸上的泪水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别逗她了,土儿,去跟爸爸洗脸好不好,洗完脸睡觉觉,明天还要去幼儿园。”

小姑娘跳下板凳,迈着两条小短腿噔噔噔跑走了,走之前还不忘挥挥手跟舅舅再见。

白宇笑眯眯地看着远去的小小身影。

“恭喜白老师得奖呀。”

他姐笑着打趣,

“哎呀,姐~”从小被宠到大,就算是而立之年,白宇在姐姐面前撒娇依然驾轻就熟,毫无身为一个成年人的稳重自持。

“小白菜,你今年也不小了,也该娶媳妇成家了,爸妈不说你,你自己心里也该有数”


脑洞【枫樱】

微博上看到道友的图梗,很有感觉。

佛狱众人上仙山以后离群索居,关起门来过日子不问别事。所以凯旋侯也来仙山这件事佛狱没人知道,自然也没什么欢迎仪式,再说了,这种事有什么好欢迎的啊,他们要知道佛狱最后一根独苗也挂掉了恐怕会举国恸哭吧。凯旋侯也清楚这个,并没有急着去佛狱聚居地。

墙头满地跑的枫岫自然知道这件事,本来大家都知道枫岫主人和拂樱斋主是相爱相杀的基友,他们那些陈年旧事人人都清楚,也没人敢在枫岫主人面前说他的好基友和死对头来了仙山,万一戳到人家痛处那多尴尬啊。拦不住仙山众人都闲出屁来了,当着面我不能说,背后我还不能八卦啊!于是,在他们一脸兴奋的磕着瓜子乱侃的时候,很不幸被门外的枫岫主人听到了。

他悄悄转过身离开了。

枫岫找到拂樱的时候,他正背对着枫岫蹲在地上不知道干嘛,“哈~天助我也,”枫岫主人内心窃喜,拿着麻袋迅速逼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在凯旋侯头上一顿暴打,他打了半天才发现不对劲儿,这人怎么没反应啊?

他掀开麻袋,凯旋侯还是一动不动。

他转到拂樱面前才看到拂樱居然在流泪。

无声的流泪,除了眼泪源源不断流出来没有一点声音。

枫岫心揪的疼,抱住他,“打疼了是不是,都怪我,怪我,你打我好不好。”

碎碎念

怨无大小,生于所爱。

他是爱过的吧,要不然那些眼神和只对他才有的特别怎么解释?

他那时候太年轻,直到现在都没磨平的棱角更显得锋利。

和三个比他大的多的哥哥在一起,人人都让着他,自己又是家里的大少爷,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吃过最大的苦也不过是少年时的风花雪月,情情爱爱里受的伤。

他太执拗率真,这样的性格有好也有不好,好的时候坦坦荡荡,没有一点扭捏做作的地方。不好的时候就像裹挟着暴雪的烈风,吹的人喘不过气,时间久了谁都受不了。

他任性,说话不计后果,那人却得低声下气收拾他的烂摊子。

彩云易散琉璃脆,世间好物不监牢。

原以为最亲密无间的,翻起脸来确实最决绝无情。

如果说他是天空,阴晴雨雪都看的清清楚楚,那人就是深海,所有的暗流涌动都隐藏在风平浪静之下,等到海啸发生,一切就无可挽回。

再美好的曾经也逃不了分道扬镳。

他必然是不愿意的,明明什么都有,财富,荣耀,名气,这些姑且不提,那个宠他护他的哥哥突然毫无征兆的要离开了,他怎么能答应。

毫不意外的吵架,冷战,狠话说出口,以为能伤到别人,耿耿于怀的却是自己。

关注,取关,关注,取关,转发,评论,私信,他作天作地也只是他自己的天翻地覆,那人毫无反应。

碰壁久了,头破过血流过,心死没死不知道,反正是放弃了。

这些年他变了很多,软萌可爱的小天使变成独当一面的大男人,曾经有多依赖,现在就有多独立。

依然自我依然执拗,只是好多事情想通了,放下了,愿意面对了。

如果他在如今的年纪遇到那人,他们未必会成为如今这种局面。他会体谅他的无奈,也许还会支持他的选择,他也不会那么绝情,多年来不闻不问。

可惜有些人出现在你生命中,只是为了教会你成长。


还好这一秒,我们在一起。

朱一龙全副武装的缩在观众席角落,从他这个视角,根本看不见一丁点儿白宇,连声音都是隐隐约约,听不真切。放眼望去算算是黑压压的人头,不是爆发阵阵尖叫加欢呼。

不过他能想象,想象出白宇站在台上唱歌的样子有多迷人,也不全是毫无根据的想象,毕竟他见过太多次他唱歌的样子了,认真的,戏谑的,深情的,搞怪的,每一个不同的白宇都只属于他。

他没告诉白宇自己会来,毕竟剧组进度很赶,他也是好不容易抽了个休息时间才赶过来,待不了多久就要走了。白宇也体谅他,电话里跟他说要录视频给他看,果然还没开始表演就在后台给他发了几段小视频。

可是今天是光棍节呀,我不要一个人,我要和我的爱人在一起。

一曲唱罢,朱一龙匆匆转头离开。

等他坐上高铁时,微信提示音响了。


“叮——”

他点开微信语音。

“与你相遇,多幸运,遇见你是生命中最好的事情。”


碎碎念

小白是个网瘾少年,从那天的打假微博可以看出,就算红到被黑,他还是会在微博搜自己。

既然如此,热搜这种东西他肯定会看到,前几天某些小脓包作妖,宇哥多多少少也知道点智障说他模仿,吸血倒贴的瞎话吧。

他不仅没有退避三舍,反而剪了同款发型带了同款项链唱了夏日限定的小幸运。

嗷嗷嗷我觉得我搞到真的了。

我爱的男人不但帅,还很刚。